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再探“亚洲锂都”:涉锂企业停工“猫冬”供需格局仍待改善

时间:03-25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72

再探“亚洲锂都”:涉锂企业停工“猫冬”供需格局仍待改善

李小平/摄 翟超/制图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3月的宜春,春色如约而至,金黄的油菜花,在田间地头尽情盛开。驱车在乡间道路上行驶,曾经随处可见的满载锂云母原矿的大货车,如今却少了很多。坐拥丰富锂云母资源的宜春,被称为“亚洲锂都”,是产业资本淘金的热土,近年来吸引了包括宁德时代、国轩高科、科力远、鞍重股份等数十家上市公司的进驻。伴随着一栋栋现代化厂房的拔地而起,2023年,宜春全市碳酸锂产量15.89万吨,占国内碳酸锂总产量的34.5%。虽然碳酸锂产量大跃进,但如今宜春锂企的日子过得不太好。近日,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在宜春及下辖宜丰、奉新、万载等地实地探访时发现,由于碳酸锂价格已经击穿了绝大部分企业的成本线,宜春大量涉锂企业已经停产,仍在开门营业的企业,也不约而同地大幅压减产能。与此同时,堆积如山的锂渣,也正在成为当地政府和企业亟待解决的难题。涉锂企业大面积停产锂云母资源丰富的宜春,以“414矿(宜春钽铌矿有限公司)”最为知名,该矿所在的银子岭山脉,是全球已探明的最大锂云母矿。414矿隶属于江西钨业控股集团,为江西省属重点企业。当地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,因414矿的含锂品位高、质量好,包括宁德时代、江特电机等在宜春拥有矿权的企业,也会从414矿购买锂云母,然后再加工成碳酸锂。从宜春市区前往414矿的路上,有许多锂云母加工厂(包括选矿厂、磨粉厂、浮选厂等)。记者发现,这些为加工锂云母提供配套服务的厂家,仍在正常生产的厂家寥寥无几,绝大多数都已大门紧闭,没有生产迹象。宜春一家锂云母加工厂负责人对记者称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这里的加工厂就开始陆续停产了。现在的碳酸锂行情不好,只能给大厂代加工,但也只是赚辛苦钱,养养工人,以前代加工费用是180元/吨,现在已降到100元/吨。414矿对外销售的含锂瓷土矿,就堆放在一个露天的大坝中,站在厂区的停车场,整个大坝尽收眼底。如今,在大坝拉矿的货车并不多,与去年记者看到的排队盛况相去甚远。宜春一家锂企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,414矿的主业是钽铌矿,锂云母只是副业,碳酸锂价格高低,对它们公司影响不是很大,只是赚多和赚少的问题,毕竟它们也有上千的工人要养。宜春涉锂企业的停产减产现象,并非只发生在小厂。志存锂业是国内大型的碳酸锂企业,该公司官网显示,2022年志存锂业电池级碳酸锂产量全国第一,随着宜春、赣州基地扩产,新疆、湖南基地投产,2023年计划产量20万吨。志存锂业总部生产基地,位居宜春市经开区。2023年10月,记者在宜春采访时,志存锂业还在正常生产,工厂内的烟囱,一直向外飘出白烟,远远就能看到。而今,当记者再次走近志存锂业时,整个厂区显得格外安静,几乎听不到机器运转的轰鸣声,烟囱也不再向外排放白烟。绕着工厂外围走一圈,也没看到几个工人和进出的车辆。一位与志存锂业存在业务往来的人士对记者称,“2023年第四季度,志存锂业就以设备检修名义,对部分生产线进行了停产,现在总部基地的生产线可能已经全部停了”。与志存锂业一路之隔的宜春国轩高科相关人士也对记者称,“志存锂业的生产线,今年春节后就没开工过,据说还正在裁员”。另外,宜春下辖的宜丰县、奉新县、万载县等地,记者在走访中也看到,不少与锂云母产业相关的企业,或已停工了长达数月,或大幅降低产能。其中,一些体量较小的加工厂和矿山,往往只能看到守门的门卫。一位当地锂企人士对记者直言,目前,宜丰地区锂云母企业有10多家,还在开工的企业可能只有4家。而且,这些开工中的锂云母企业,也都降低了产能。从繁忙到冷清宜春地区的锂云母资源,在宜丰县最为丰富。近年来,宜丰县凭借丰富的锂云母资源,吸引了包括宁德时代、国轩高科、永兴材料、江特电机、科力远、九岭锂业等企业落子,涉及上游矿石的采选,以及锂云母提锂。宜丰县的锂云母资源,主要集中在花桥乡和同安乡。宁德时代旗下枧下窝矿区陶瓷土矿(含锂)、九岭锂业旗下花桥大港瓷土矿、永兴材料花桥乡白市村化山矿及白水洞高岭土矿、江特电机旗下狮子岭矿区含锂瓷石矿等知名矿山,就分布于两地相连的九岭山脉之上。站在花桥乡白市村远眺,远处山顶的矿山清晰可见。据当地人回忆,前两年锂价疯狂时,拉运原矿大货车,多达数百辆,而且不分白天黑夜,24小时作业。到了晚上,矿区灯火通明。村里的马路,都被这些运矿的大货车,压坏了很多次。现在的沥青路面,也是矿企出资修建的。去年5月份,碳酸锂价格曾一度从15万元/吨左右,反弹到30万元/吨左右,当时记者在白市村看到,进出矿区的马路上,运矿的大货车异常繁忙,一辆辆满载着原矿的大货车,不时从身边驶过。但是,如今的白市村,较去年平静了许多。在通往矿山的途中,偶尔有零星的几辆大货车经过。一位货车司机告诉记者:“前两年碳酸锂价格高的时候,为车队开车的司机,每月工资都有上万元。现在生意太差了,矿区感觉基本上没有事情做。春节到现在1个多月了,我只上了2天班。”曾经那些繁忙的车队,如今很多都停在花桥乡的停车场。在一处停车场走访时,记者巧遇了一位做二车手买卖的生意人。他对记者称:“前2年,矿企忙的时候,一些本地人自建车队给矿区拉货,赚了不少钱。现在生意不好,这些矿企明显减少了原矿的开采量,很多没事干的车主,只能选择卖车另谋生路。目前宜丰地区2年前买的大货车,如今5折左右的价格就能开走。”“宜春大部分的锂云母矿开采,都存在服务外包的情况。只有碳酸锂价格在12万元/吨以上,各个环节才有钱赚。但是,目前11万元/吨价格,低于绝大部分锂云母提锂企业的成本线,整个产业链根本玩不转。”宜春一家碳酸锂企业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。当前,由于碳酸锂的供需矛盾突出,价格持续下跌,锂云母提锂已出现成本倒挂,这对宜春锂电新能源产业发展带来一定冲击。比方说,曾经还能卖30~50元/吨的尾泥、锂渣,现在免费送都没人要了。据了解,国际市场的碳酸锂主要冶炼原料有锂辉石、锂云母与盐湖卤水三种类型。不同原料生产碳酸锂的成本差异比较大。其中,南美低镁锂比的盐湖生产的碳酸锂成本最低,3万元/吨左右,国内盐湖提锂的成本在3万~5万元/吨之间;锂辉石提锂的成本在6万~8万元/吨;锂云母提锂的成本在12万~13万元/吨。不过,也有极少数的锂云母提锂企业,成本可以低于10万元/吨,原因主要包括矿石的含量品位、工艺水平,以及管理水平等。譬如,永兴材料的提锂工艺颇受当地同行认可,成本线较行业平均水平要低;宁德时代枧下窝矿区陶瓷土矿(含锂),品位含量不高,所以提锂成本较高。在宁德时代奉新的锂云母加工厂,执勤的保安直言,去年项目建成投产后,曾经生产过一段时间。但是,目前工厂的锂云母加工生产线已经停了,正在进行设备维修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复工。不过,宁德时代奉新锂云母项目的停工,并没有影响到宁德时代宜春锂离子电池厂的生产制造。“宁德时代在宜春的项目,涉及锂云母的采选、提锂,以及电池厂生产制造等。既然自家的锂云母提锂成本太高,没有竞争力,自然会选择从市场上购买,这样也更划算。”宜春一家锂电池企业负责人对记者称。放慢节奏静待回暖经过长达一年多的降温后,碳酸锂行业将何去何从?锂企云集的宜春地区,也成了业界观察市场的一个窗口。在宜春调研的一家四川锂企相关人士对记者称,最近,碳酸锂价格从前期9万元/吨低点附近,反弹到如今11万元/吨左右,与宜春当地大量锂云母提锂企业的停产、减产有一定关系。但是,综合今年市场的供需,碳酸锂价格还是很不乐观。从江苏赶来的一位锂企采购经理对记者称,“我们公司的万吨级碳酸锂生产线,已经于去年下半年正式建成,目前正在试生产。在目前的行情之下,如果自家没有矿山,想要盈利基本不可能。基于此,公司也想往资源端发展,海外项目都已经看了好几个了”。价格持续下跌的背后,是全球碳酸锂供需关系,已经从此前的紧张变成过剩。公开数据显示,2023年全球碳酸锂供应量为118.2万吨,较上年新增近40万吨;全球碳酸锂的消费量为102.6万吨,较上年增加了约30万吨。全球碳酸锂的过剩窘境,也很难在今年会出现改善。据第三方机构预测,2024年全球碳酸锂的总供应量约143.4万吨,其中,西澳锂精矿供应量45.4万吨,南美盐湖提锂的供应量为38.2万吨,非洲锂精矿供应量8.8万吨,欧洲锂精矿供应量6万吨,国内锂云母供应量为14.9万吨,国内锂辉石供应量在4.2万吨,国内废料回收工艺供应量在10.9万吨。消费端,按照全球电动车1360万辆预测,预计2024年电动车行业对碳酸锂的需求为71.1万吨,消费电池对锂的需求预计在26.5万吨,预计2024年全球终端对碳酸锂的总需求量为124.9万吨。“从三大主要提锂工艺来看,锂云母提锂的成本最高,竞争力最差。但是,宜春的很多锂企,好像对后市的价格依旧还有期待。不少锂企的建设项目,虽然进度有所放慢,但建设还在进行中。”上述四川锂企相关人士称,“这一轮碳酸锂行情的起点是4万元/吨左右,如果价格再回落到起点,国内的锂云母提锂产业,恐怕将变得异常艰难”。碳酸锂行情风光不再,记者实地走访过程中却看到不少锂企的厂区门口,仍停着等待装货的大货车。在宜丰的九岭锂业厂区门口,一位货车司机对记者称,“以前是货等车,现在是车等货。比如说,以前这个厂一天锂云母产量是200吨,现在可能只生产50吨。销售方面,感觉它们工厂也不着急,虽然仓库里还堆着很多货,但前来拉运碳酸锂的货车,经常因为没人装货,在厂区门口一等就是一两天”。据悉,这一轮“锂矿造富”热潮下,宜春很多矿企赚得盆满钵满。宜春的大街小巷,也流传着很多“数钱数到手抽经”的故事。充裕的资金,也为这些企业过冬增加了底气。在采访过程中,一家宜春锂企负责人对记者称,锂电行业前景依然清晰,并非泡沫,少数现金流紧张的矿山,有可能主动停产,节省现金流。但是,多数锂企现在手中的资金充裕,不会为了现金流而坚持满产且低价出货,更有可能是控制节奏,延长存货时间,静待黎明。锂渣出路待解除了低迷的市场行情,环保问题是宜春锂企面临的又一大难题。据了解,锂云母提锂的主要过程是先将锂云母矿物破碎,然后采用酸浸法或热浸法提取锂。在锂云母提锂的过程中,会产生大量的废水、废气和固体废弃物。2022年11月,宜春锦江水质检测出的异常问题,就是因为相关锂企所致。对于不断加压的环保检查,奉新一家锂云母加工企业深有感触,该公司相关人士称,“现在,宜春地区对锂企的环保问题特别重视,经常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到厂里来检查。所以,现在宜春地区的锂企,要么加大投资进行环保改造,要么彻底停产出局。”在参观上述奉新的锂企工厂时,记者也看到,整个厂区的卫生看上去非常干净,就像用水冲洗过一般。公司相关人士还反复强调,“虽然工厂停产了,但污水池里的水,绝对没有外排的情况”。对于小、散、乱的锂云母加工厂,宜春当地政府也正在重拳整治。“比如说,414矿山脚下的加工厂,全部在整改范围内,可能会被全部关闭。”宜春一家锂企负责人称。在宜春采访途中,一家环保检测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称,“这2年来,在环保的要求之下,从污水处理到监测,宜春锂企明显加大了投入。现在,宜春锂企的环保监测系统,与环保监管部门联网,时时监测。如果排放的废水不达标,闸门会自动关闭。”较污水问题,锂渣问题更是宜春方面的棘手难题。据悉,锂云母提锂过程的剩余物质,如废渣、尾矿等,会占用大量的土地、水源等资源,同时也含有一些有害物质,对土地、水源等环境造成一定的污染。“如果这些锂渣不处理掉,政府不让我们复产。所以,现在宜春的碳酸锂厂家,只能不停地建消纳场。”在一家停产的宜春锂企,公司相关人士指着仓库中堆放成山的矿渣称,现在,矿渣被定义为危废,但到底是属于几类危废,没有明确。建消纳场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据了解,目前的锂云母提锂过程产生的锂渣中,除了含了氟、铊等有毒物质,其他主要成分为氧化硅、氧化铝和氧化钙的混合物。但是,由于目前没有制定锂渣应用的相关国家(行业)标准,很多水泥、建材等企业禁止使用锂渣作掺合料。另外,现有的《通用硅酸盐水泥》国家标准(GB175-2023)中,也限制对锂渣的应用,这也导致锂渣没有得到大宗化利用。宜春一家锂企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,锂渣的出路问题,关系到宜春锂电新能源产业链的全局发展。随着新建产能的陆续建成、投产,锂渣的产量还将持续扩大,现有锂渣处理方式已经无法完全消纳,许多企业,只能被迫租用或建设室内库房,堆存锂渣。另外,记者还注意到,今年全国两会,全国人大代表、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在提交的议案中直言,锂渣的回收处理已成为锂电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瓶颈问题,如果不解决锂渣的出路问题,或将严重制约锂化学品的生产,锂渣的资源化回收利用已刻不容缓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